目前游戏赚容易赚钱 <thead id="xlrv7"><noframes id="xlrv7">

<meter id="xlrv7"></meter>
<listing id="xlrv7"><th id="xlrv7"></th></listing><rp id="xlrv7"><big id="xlrv7"><em id="xlrv7"></em></big></rp>
当前位置:首页 > 文档大全 > 正文
文章正文

聂政刺韩王|聂政刺韩傀原文及翻译

文档大全 > :聂政刺韩王|聂政刺韩傀原文及翻译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dlrm.com.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聂政刺韩王|聂政刺韩傀原文及翻译的正文:

聂政刺韩王|聂政刺韩傀原文及翻译

  战国游侠的故事让人荡气回肠、感慨万千。战国时代的古人,其性情和价值观与今人有着很多不同,最根本的,是在人生价值的判断标准上与今人不同,他们看重人的精神价值、看重名誉气节、大道教义。《聂政刺韩傀》便是《战国策》中一篇关于游侠的故事。以下是小编整理的聂政刺韩傀原文及翻译,欢迎阅读。

  【原文】

  韩傀相韩,严遂重于君,二人相害也。严遂政议直指,举韩傀之过。韩傀以之叱之于朝。严遂拔剑趋之,以救解。于是严遂惧诛,亡去游,求人可以报韩傀者。

  至齐,齐人或言:“轵深井里聂政,勇敢士也,避仇隐于屠者之间。”严遂阴交于聂政,以意厚之。聂政问曰:“子欲安用我乎?”严遂曰:“吾得为役之日浅,事今薄,奚敢有请?”于是严遂乃具酒,觞聂政母前。仲子奉黄金百镒,前为聂政母寿。聂政惊,愈怪其厚,固谢严仲子。仲子固进,而聂政谢曰:“臣有老母,家贫,客游以为狗屠,可旦夕得甘脆以养亲。亲供养备,义不敢当仲子之赐。”严仲子辟人,因为聂政语曰:“臣有仇,而行游诸侯众矣。然至齐,闻足下义甚高,故直进百金者,特以为夫人粗粝之费,以交足下之欢,岂敢以有求邪?”聂政曰:“臣所以降志辱身,居市井者,徒幸而养老母。老母在,政身未敢以许人也。”严仲子固让,聂政竟不肯受。然仲子卒备宾主之礼而去。

  久之,聂政母死,既葬,除服。聂政曰:“嗟乎!政乃市井之人,鼓刀以屠,而严仲子乃诸侯卿相也,不远千里,枉车骑而交臣,臣之所以待之至浅鲜矣,未有大功可以称者,而严仲子举百金为亲寿,我虽不受,然是深知政也。夫贤者以感忿睚眦之意,而亲信穷僻之人,而政独安可嘿然而止乎?且前日要政,政徒以老母。老母今以天年终,政将为知已者用。”

  遂西至濮阳,见严仲子曰:“前所以不许仲子者,徒以亲在。今亲不幸,仲子所欲报仇者为谁?”严仲子具告曰:“臣之仇韩相傀。傀又韩君之季父也,宗族盛,兵卫设,臣使人刺之,终莫能就。今足下幸而不弃,请益具车骑壮士,以为羽翼。”政曰:“韩与卫,中间不远,今杀人之相,相又国君之亲,此其势不可以多人。多人不能无生得失,生得失则语泄,语泄则韩举国而与仲子为仇也,岂不殆哉!”遂谢车骑人徒,辞,独行仗剑至韩。

  韩适有东孟之会,韩王及相皆在焉,持兵戟而卫者甚众。聂政直入,上阶刺韩傀。韩傀走而抱哀侯,聂政刺之,兼中哀侯,左右大乱。聂政大呼,所杀者数十人。因自皮面抉眼,自屠出肠,遂以死。韩取聂政尸于市,县购之千金。久之莫知谁子。

  政姊闻之,曰:“弟至贤,不可爱妾之躯,灭吾弟之名,非弟意也。”乃之韩。视之曰:“勇哉!气矜之隆。是其轶贲、育而高成荆矣。今死而无名,父母既殁矣,兄弟无有,此为我故也。夫爱身不扬弟之名,吾不忍也。”乃抱尸而哭之曰:“此吾弟轵深井里聂政也。”亦自杀于尸下。

  晋、楚、齐、卫闻之曰:“非独政之能,乃其姊者,亦列女也。”聂政之所以名施于后世者,其姊不避菹醢之诛,以扬其名也。”

  【翻译

  韩傀作韩国的国相,严遂也受到韩哀侯的器重,因此两人相互忌恨。严遂敢于公正地发表议论,曾直言不讳地指责韩傀的过失。韩傀因此在韩廷上怒斥严遂,严遂气得拔剑直刺韩傀,幸而有人阻止才得以排解。此后,严遂担心韩傀报复,就逃出韩国,游历国外,四处寻找可以向韩傀报仇的人。严遂来到齐国,有人对他说:“轵地深井里的聂政,是个勇敢的侠士,因为躲避仇人才混迹在屠户中间。”严遂就和聂政暗中交往,以深情厚谊相待。

  聂政问严遂:“您想让我干什么呢?”严遂说:“我为您效劳的时间还不长,我们的交情还这样薄,怎么敢对您有所求呢?”于是,严遂就备办了酒席向聂政母亲敬酒,又拿出百镒黄金,为聂政母亲祝寿。聂政大为震惊,越发奇怪他何以厚礼相待,就坚决辞谢严遂的赠金,但严遂坚决要送。聂政就推辞说:“我家有老母,生活贫寒,只得离乡背井,做个杀狗的屠夫,现在我能够早晚买些甜美香软的食物来奉养母亲,母亲的供养已经齐备了,就不敢再接受您的赏赐。”严遂避开周围的人,告诉聂政:“我有仇要报,曾游访过很多诸侯国。我来到齐国,听说您很讲义气,所以特地送上百金,只是想作为老夫人粗茶淡饭的费用罢了,同时也让您感到高兴,哪里敢有什么请求呢?”聂政说:“我所以降低志向,辱没身份,隐居于市井之中,只是为了奉养老母。只要老母还活着,我的生命就不敢轻易托付给别人。”严遂坚持让聂政收下赠金,聂政始终不肯接受。然而严遂还是尽了宾主之礼才离开。

  过了很久,聂政的母亲去世了,聂政守孝期满,脱去丧服,感叹地说:“唉!我不过是市井平民,动刀杀狗的屠夫,而严遂却是诸侯的卿相。他不远千里,屈驾前来与我结交,我对他太薄情了,没有做出什么可以和他待我相称的事情来,而他却拿百金为我母亲祝寿,我虽然没有接受,但这表明他很赏识我聂政啊。贤德的人因为心中的激愤而来亲近穷乡僻壤的人,我怎么能够默然不动呢?再说以前他邀请我,我因母亲还健在,就拒绝了他。如今母亲已享尽天年,我要去为赏识我的人效力了!”

  于是聂政往西到了濮阳,见到严遂时说:“以前之所以没有答应您,只是因为母亲还在,如今老母不幸谢世。请问您想报仇的人是谁?”严遂将情况一一地告诉聂政:“我的仇人是韩国国相韩傀,他又是韩哀侯的叔父。家族很大,守卫设置严密,我曾派人刺杀他,始终没能成功。如今兄弟幸而没有丢下我,让我为你多准备些车马和壮士作为你的助手。”聂政说:“韩国和卫国相隔不远,如今去刺杀韩国的相国,他又是韩侯至亲,这种情况下势必不能多带人去。人多了不能不出差错,出了差错就难免会泄露机密,泄露了机密就会使韩国上下与你为敌,那岂不是太危险了吗?”于是聂政谢绝了车马和随从,只身一人到了韩国。

  正好韩国在东孟举行盛会,韩侯和相国都在那里,他们身边守卫众多。聂政直冲上台阶刺杀韩傀,韩傀边逃边抱住韩哀侯。聂政再刺韩傀,同时也刺中韩哀侯,左右的人一片混乱。聂政大吼一声冲上去,杀死了几十人,随后自己用剑划破脸皮,挖出眼珠,又割腹挑肠,就此死去。

  韩国把聂政的尸体摆在街市上,以千金悬购他的姓名。过了很久也没人知道他究竟是谁。聂政的姐姐听说这事后,说道:“我弟弟非常贤能,我不能因为吝惜自己的性命,而埋没弟弟的名声,埋没声名,这也不是弟弟的本意。”于是她去了韩国,看着尸体说:“英勇啊!浩气壮烈!你的行为胜过孟贲、夏育,高过了成荆!如今死了却没有留下姓名,父母已不在人世,又没有其他兄弟,你这样做都是为了不牵连我啊。因为吝惜我的生命而不显扬你的名声,我不忍心这样做!”于是就抱住尸体痛哭道:“这是我弟弟轵邑深井里的聂政啊!”说完便在聂政的尸体旁自杀而死。三晋、楚、齐、卫等国的人听说这件事,都赞叹道:“不单聂政勇敢,就是她姐姐也是个刚烈的女子!”聂政之所以名垂后世,就是因为她姐姐不怕剁成肉酱以显扬他的名声!

  【注释】

  ⑴严遂:濮阳人,字仲子,韩臣。

  ⑵报韩傀:向韩傀报仇。

  ⑶轵:地名,在今河南济源县南。深井里:里名。

  ⑷为役之日浅:为您服务的时日短。

  ⑸事今薄:旧注以“薄”为“迫”,指事情已经到了急迫的时候。然于文义颇不顺。疑“事今薄”中有误脱,其意大体为交情尚浅一类。

  ⑹解:谢绝。

  ⑺备:足够。

  ⑻因为:随即对。

  ⑼称:匹敌,抵得上。

  ⑽要:相约。

  ⑾设:指布列严密。

  ⑿得失:闪失。

  ⒀殆:危险。

  ⒁东孟:地名。会:诸侯不定期的聚会。

  ⒂皮面抉眼:即披面抉眼,割开面貌,挖出眼睛。

  ⒃县:同“悬”。

  ⒄谁子:何人。

  ⒅气矜:气势。

  ⒆轶贲、育而高成荆:超过勇士孟奔、夏育,高于古代的勇士成荆。

  【拓展延伸】

  聂政为何刺杀韩王

  聂政刺杀韩王的原因就是报仇,韩王无道,杀害了聂政的父亲,而杀害他的父亲的原因竟然是他父亲不肯铸造利剑。这等天理不容的事情,韩王居然都做的出来,所以聂政决心要帮父亲报仇才做出刺杀韩王的决定。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关于聂政刺韩王的故事,其实有两个版本,以上的故事就是其中一个,另外还有一个则是将聂政在韩国大夫严仲子的请求下去行刺韩国相国韩侠累的故事。两个故事的差别就在于刺杀的对象不同,一个是韩国国君一个是韩国相国,也就是韩王的叔叔。

  两种说法都有出处,所以至今也没有个定论,不过在《史记》中记载的故事则是聂政刺杀韩相侠累,而他刺杀侠累的原因就是为了报答严仲子的恩情而为他杀掉这个心中刺眼中钉。但是《战国策》中则是说聂政行刺的是韩王。

  聂政学琴刺韩王的典故

  聂政,本来是一名刺客,因为他的父亲被昏庸的韩王给杀害了,所以为了帮父亲报仇,聂政独自来到韩国,行刺韩王,当时他第一次行动失败了,他侥幸翻墙逃脱了。行动失败的聂政在山中土丘上哭泣,此时来了一位方士,见他哭泣便问了原因。

  得知聂政是一片孝心所以才行刺韩王,如此仁孝忠心的精神感动了他,于是他对聂政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于是便于聂政商量在山中修炼几年准备充分之后再去行刺暴君。从那之后聂政就一直跟着那位方士学习琴技,而且方士每天训练聂政,不仅让他改变了容貌也改变了声音。

  几年之后,聂政已经面目全非,像变了一个人似得,就连他的妻子也认不出来了。在学成琴技之后,聂政便返回韩国,在大街上弹奏古琴,琴音美妙,听得家畜动物都停止了嘶吼吵闹。这个神奇的现象传到了韩王的耳中,韩王很好奇天下竟然还有如此神奇的人能弹奏那么美妙的音乐,在加上韩王寿辰将至,所以便派人招聂政入宫表演琴技。

  来到宫中的聂政,将匕首藏在古琴中,起初他只是专心弹奏,带韩王听得如痴如醉之时,聂政忽然拔出匕首刺向韩王,将韩王当场刺死。傍边的将士们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韩王已经倒地不起。聂政对众人说,韩王无道,我只是为民除害,即使我死也没有遗憾了。

  说完这番话的聂政自己挖眼,剜掉自己的耳朵,弄得自己面目全非,以免连累家人。后来将士们将聂政的尸体悬挂在城楼上,并贴出告示说有认识这个人的可以受赏黄金千两。但是聂政早已经改变了自己的面貌,再加上死之前自己挖眼,剜掉耳朵,剖腹,所以更加难以辨认。

  后来来了一个老妇人,他见到聂政就二话不说的扑上去说,这就是我的儿子啊,他虽然面目全非但是我怎么能认不出自己的儿子呢?我老妇人不怕死,但是要让我儿名垂千史,他就是我儿聂政。说完老妇人也自尽了。

  聂政学琴刺韩王的故事,说的是侠客聂政为父报仇去学琴,将武器藏在琴中,伺机杀死了韩王。报仇成功后的聂政,为了保护亲人,又把自己的容貌给毁了。从中可以看出,聂政对于亲情是十分重视的。

聂政刺韩王|聂政刺韩傀原文及翻译由小学生作文网(www.dlrm.com.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dlrm.com.cn/view/1102157.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dlrm.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